首页>>观点评论 字号:
王阳:阳光产业阳光人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7-02-23 07:03  责任编辑: 卫卫

 

人物小传:

王阳,第四批国家“千人计划”创业人才,北京市第二批“海聚工程”入选者,国际知名的生物药物质量控制和制剂研究专家。他曾在美国默克制药公司从事病毒疫苗和抗体产业化研究14年,参与领导十几个临床和上市品种的开发,回国后担任北京义翘神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

王阳人如其名,是一个气质阳光、高大健壮的人——已经57岁的他,还拥有能连续游泳3000米的体力。

他在21世纪的阳光产业——生物制药领域工作多年,是此领域中药品质控的杰出人才,曾因领导年销售额超30亿美元的HPV疫苗(即宫颈癌疫苗)的全面质量分析和控制研究工作,获美国化学协会颁发的工业生物技术奖。

过去

屠龙绝技,一通百通

2009年上映的《高考1977》是让王阳最有感触的电影之一,他从中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王阳是吉林长春人,1959年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1977年是王阳的人生转折点,他赶上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末班车,又赶上了恢复高考的首班车。

1977年7月份,王阳下乡了,他分到的第一个任务是“看青”,即守护未成熟的庄稼,接下去的任务是“看场院”。当时他的生活就跟《高考1977》里的知青差不多:“在当知青的年代,农村一到晚上家家黑灯,我就趴在被窝里打开手电筒看书。”每晚开手电学习的他,耗掉了整整一大包电池。

1977年的高考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举行。王阳对当年的寒冷记忆深刻。他坐了3小时牛车,从生产大队赶到公社考场。东北的冬天特别冷,公社考场每个教室都生着炉子,由于考场老师“技术”不过硬,屋里烟雾弥漫,王阳一边流泪一边写完了考卷。这次高考全国570多万人参加,只录取了不到30万人,王阳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化学考分全县最高,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物理专业录取。

1978年春,王阳开始大学生涯,4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顺利考入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的研究生。2年后公派出国,1984年4月份进入美国俄勒冈大学,并于1987年获得生物物理化学专业博士学位。

读博期间,王阳用拉曼振动光谱做蛋白质和DNA结构分析工作,与蛋白质分析结下不解之缘。他后来的生物制药质控工作都建立在蛋白质结构分析的基础上,都是用生物物理方法做蛋白质结构分析。

博士毕业后,王阳先在普林斯顿大学做了3年博士后,接着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工作2年,在MIT(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工作4年。

这些年的科研实践,让王阳有机会探索使用各种新技术(如紫外共振、显微、拉曼光谱技术等)来探测蛋白质分子的结构,发表了数十篇科学论文。

掌握了“屠龙绝技”的王阳,自1996年开始从纯科研转向生物制药。他在MIT附近的PROCEPT公司担任了2年高级研究科学家,负责开发治疗艾滋病候选药物的测试筛选技术。

之后,王阳进入国际著名药业巨头——美国默克公司工作(滨州西点)。

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新技术的出现,疫苗类药品的生产工艺和审批开始了革命性的改变,复杂的疫苗药从工艺决定产品走向了质量决定产品的时代。默克在这个转折点上,雇佣了一批能做结构分析、质量分析的科研工作者,1997年进入默克的王阳就是其中之一。默克当时正在做三大重要疫苗项目——预防宫颈癌的HPV疫苗、预防艾滋病的HIV疫苗和预防致婴儿胃肠炎的轮状病毒疫苗。王阳入职后很快进入到HPV疫苗项目的核心领导团队中。

HPV疫苗项目是1992年立项,王阳入职时该疫苗正处于I期临床试验阶段,他从这一阶段开始,一直做到2006年疫苗在美国上市。作为该团队核心成员,他负责该项目质量控制环节的各项决策、设计和实施工作。随后,他领导四价HPV疫苗的质控和分析技术向默克生产线的转让工作,他所负责的四价HPV疫苗产品可比性示范项目的设计,被认为是默克重组蛋白疫苗质控工作的典范。

这个项目完成后,王阳升任默克公司生物工艺和质控研究部门副总监,领导着近60人的研发团队,全面负责公司产品质量分析方法的研发和质量控制标准的建立,临床研究产品的鉴定、药品临床申请和全球上市注册申报等,积累了直接领导高层次新药研究和开发团队的丰富管理经验。

现在

回国6年,从未后悔

王阳在美国的生活很惬意,夫人是他青梅竹马的初中同学,他们在美国养育了两个儿子。2009年,小儿子也考上大学,这让王阳后顾无忧,可以考虑回国创业了。

他也确实收到了这样的邀请。邀请来自他曾经的默克公司同事谢良志。

研发创新药,是每一个中国制药人的愿望。然而,这个行业要坐得住冷板凳,投资一般要10年至15年才能见成效。从麻省理工毕业后在默克供职的谢良志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先驱者。2002年,他回国创立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2007年又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创办了北京义翘神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创业中,谢良志发现新药研发最缺的是工艺放大和质量控制人才,这类技术国内外水平差距很大,要想使自主品牌打进市场又不能完全依靠洋专家。公司需要的人才应具备两个特点:一是有留学背景和真正做过生物药的中国人,二是信任成本低。

“一个人回来,能够提高整个行业的水平。”谢良志力邀王阳加盟,为公司增添蛋白结构分析和质量把关的重大优势。

处理完美国的各项事务后,王阳成了一名归心似箭的游子——2010年10月25日,默克公司正式同意与他解除雇佣关系,王阳就买了次日的机票飞回北京,11月1日就安顿下来,到义翘神州公司上班了!

人才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王阳入选了2010年那一批的国家“千人计划”创新人才。“给不给我‘千人计划’,我都会回来。”一心想着回国做事业的王阳表示:回国已经6年多了,从未后悔回国。

作为经历过上山下乡、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大学生和留学生的人,王阳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幸运儿,并且幸运的由来和祖国的培育密切相关,回报祖国是理所应当的。“回国后,我的目标很简单,我希望能为国内生物创新药作贡献,至少做出一个能治病救人的、在全球销售的、中国公司生产的生物创新药,不管是蛋白、抗体还是疫苗。”

在他看来,过去供职的默克公司虽然是全球药物研发楷模和行业领头羊,研发投入规模巨大,但内耗大,走的弯路也不少,想启动一个新项目要经过层层审批,待项目获批时,往往已经错过市场契机。义翘神州则不同,公司高层几个人就可以拍板,效率要高得多。

中国效率加上美国经验,让王阳如鱼得水。“中国在过去30多年的改革是了不得的!中国公司的特点就是会充分利用人才,一个人当8个人使。你只要想做事,就肯定有你能作贡献的地方。”王阳说。

回国后,王阳为义翘神州公司建立了重组蛋白、抗体、疫苗药物研发和产业化质量分析的全套分析方法,负责管理公司的产品质量分析技术研发和质量控制流程,支持公司多方面产品研发和产业化,支持了10几个新生物药研发项目,其中6个已申报临床,3个已进入临床实验阶段。

王阳认为自己回国赶上了好时候。过去几年,中国修订出台了新的《药品监管法》,《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等多个相关文件也正处于征求意见的修订过程中,这些管理法规的改变,让中国药品的管理理念越来越跟国际接轨,新临床试验和新生物药的批复也加快了。 未来

做到国际一流水平

生活中,王阳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回国后,他觉得跟美国快餐比起来,公司提供的中式午饭特别好吃,充满了幸福感。

工作中,王阳是一个努力进取的人。回国后,他觉得跟美国企业比起来,中国药企亟待发展,心中充满了紧迫感。“我希望把中国的生物制药产业做到国际一流水平!”这是王阳的理想。

然而,新药研发是一个跨越多学科的系统工程,涉及的技术环节很多,靠少数人单打独斗不成气候。以义翘神州这样的新兴企业为例,它拥有在国内非常强大的创新团队——400名员工中80%是本科以上,还有十几位海外高端人才。但这样的创新团队规模,与默克公司这类拥有近万名博士员工的大型跨国制药企业比起来又相形见绌。

这个理想又正在实现。近几年,王阳等生物医药类人才归国的很多,他们之中的创业者,都在将国际领先的技术应用到中国的生物制药研发中去。中国的新药研发企业幼苗们正茁壮成长,谁能断定其中不会出现参天大树?

现在,王阳对公司的两个新产品充满期待。

一个是他的老朋友——HPV疫苗。义翘神州现在正在做一种保护率更好的重组HPV疫苗,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准备2017年申报临床实验。预计此疫苗能将接种者的HPV感染风险比目前最好疫苗减低一倍。

一个是基因工程生产的重组人凝血八因子药物。这种药物是血友病人的救命稻草。2011年,在国家项目支持下,义翘神州成为继欧美4个跨国制药企业后全球第5家掌握重组凝血八因子生产技术的制药企业。现在义翘神州的凝血八因子药物正在做临床I期实验,预计两年可以完成临床实验,就可申报药物上市。

目前,全世界前20种畅销药,生物药占一半。“一流的质控才能做出一流的药物。我很看好中国的生物制药,这是阳光产业,它的发展将满足国民需求,解除人民的病痛,降低医疗费用。”在王阳看来,为阳光产业而奋斗的人生,就是真正的阳光人生!

 

文章来源: 中国经济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