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创新之旅 字号:
闫小平:汇通中西 妙手除病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7-01-23 07:38  责任编辑: 沉浮

—— 记北京东苑中医医院特聘专家闫小平

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北京东苑中医医院见到闫小平大夫时,她正忙着接诊一位老年女患者。患者名叫王东琴(化名),已经八十三岁高龄,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多发性脑梗、胃溃疡、贫血等多种慢性疾病,而且曾做过胆摘除手术、肠癌手术、心脏支架手术。由于疾病缠身,身体虚弱,老人需要经常接受中医调理、治疗。

说起来,王东琴老人第一次向闫大夫求诊还是四年前的事。当时,因为经多方求医后,老人的治疗效果都不太理想,其家人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闫小平。

 _MG_3017_

图为闫小平大夫正在给患者诊脉了解病情

面对这位身体状况极为特殊的老年患者,闫大夫边诊脉边对其病史、病情做了详细了解,并安排为其做了相关检验、检查。根据诊脉和检查结果,闫大夫为其开出了由十六味药材组成的调理药方。老人服了闫大夫首次开出的七副药调治后感觉身体状态平稳,病症有减,体力有增,遂对她的医术格外赞叹,此后的四年多时间,老人一直都是找闫大夫就诊,再没找过其他大夫。

王东琴老人说,闫大夫四年多的调治已经让她的身体状况有了很大改观,各种慢性病的症状减轻了不少,体力也恢复了一些。如今儿女忙的时候,她自己也能独自乘坐着公交车来找闫大夫就诊……

像王东琴老人这样在找闫大夫就诊一次后,就不断找她复诊的“粉丝”患者还有很多,因为闫小平大夫治疗疾病的效果能让他们满意。

闫小平常说,能让患者走出病痛折磨,得到他们的认可,是她毕生的心愿。而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她已经在中西医结合诊疗的道路上进行了四十余年的探索和实践。

传承家学 受益多师

闫小平祖籍河北,从祖辈算起已是四代行医。独特的家庭出身,日复一日的耳闻目染,让她从小就对济世救人的医学情有独钟。闫小平回忆说,幼时因生母意外早逝,父亲过度悲伤,一度产生“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的想法,以至于影响了她求学求知的幼小心灵,使她当初无缘到医学院校进行系统的理论学习。从十几岁起,她开始认真跟随父亲学习中医,了解中药药性和用法,调药、号脉、背诵医学歌诀……数年之间,闫小平已尽得家学精髓,得以初窥博大精深的中医之堂奥。

为进一步提高医术,开阔用药眼界,丰富用药思路,她在随后的几年里又先后师从四位省内名医学习,使诊治和用药思路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和身为军医的丈夫结婚后,她随调进入了一所三甲中医医院。在这家医院工作期间,闫小平对医学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感动了该院院长。为了让她有机会系统学习医学理论知识,该院将其保送到了河北医科大学进修深造,在此期间她还另外报考了健康报举办的《振兴中医函授学院》。在五年紧张的边干边学中,其医术有了显著的提高,治疗效果得到了更多患者的认可。1982年,她在总结个人临床经验的基础上撰写了论文《种玉煎新用》,相关成果在当年7月河北省于津召开的学术交流大会上公布,后论文被收录于《中国中医精要》一书中。

中西贯通 中药西用

学医之初,深受祖辈影响的闫小平曾一度轻视西医“头痛医头,足痛医足”的治疗方法,认为其难比中医的“整体治疗,标本兼治”。随着临床经验的增加、医学理论认识的深入,她对西医及其诊断、用药方式的看法开始有了转变,并在对它们展开的对比研究中逐渐发现了中西医各自的优长和不足。

_MG_3018_

图为闫小平大夫正在分析患者病情

一次,闫小平在阅读某杂志时偶然看到这样一篇报道:西医常用的“强的松”是中药“穿山龙”制剂。中国把大量的“穿山龙”低价出口给日本,日本在加工后又高价回售给了中国。

这一报道引起了闫小平的特别关注。为此,她查阅了大量专门资料进行研究,之后进一步得知:西医常用的一些注射药物,如血塞通、蚓激酶、舒血宁、愈风等等大都是中草药有效成分的单体提纯物或化合物。

据闫大夫介绍,由于这类药物需直接注入血管,改变了中药原始作用方式,且药理作用和相关禁忌尚不够明确,如和其他药物同用极易引发过敏反应,出现生命危险。而天然中草药药性和相关禁忌都很明确,使用中可有效避开畏反(即药物使用中的一些禁忌),按照君、臣、佐、使配方,多药同用,达到主证兼证(即主要症状和其他合并、并发症状)同治的目的,且药效平稳,毒性低,危险性小。

偶然的发现,让对中医药事业发展充满使命感的闫小平开始了一项全新的探索,那就是“中西同查 中药西用”。

“‘中西同查’就是在检查病情时综合采用中医传统的望闻问切和西医现代物理检查两种检查手段。‘中药西用’就是在综合中西医两种检查方法所得结果的基础上,更加有针对性地运用中药。”闫小平解释说。

“中西同查 中药西用”的前提是对中药药性有准确的把握。为此,闫小平专门购买了最新版的第二套中药大词典和目前最新版本的中药学本科教材和各种新近出版的中药学专业书籍,在多种常用中药的现代研究上下了一番苦功,并一一记录,多年来随身携带。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闫小平的不懈努力下,“中西同查中药西用”的独特诊疗模式应用于临床治疗以来优势明显。

她曾经收治的北京市朝阳区患者李先生就是该诊疗模式的受益者之一。李先生是一位热淋(西医称之为泌尿系统感染)患者。前来就诊时尿疼、尿急、尿频等症状严重,到了难以站立的程度,并伴有寒战。诊其脉象滑数兼紧,舌苔黄腻,少齿痕。据患者本人自述,婚后二十多年来,尿频、尿急、尿痛等症状时轻时重,也曾做过细菌培养,未查到过致病病菌。服药多种,求医四方,从未得到过根治。

闫大夫遂安排李先生做了相关化验检查,并认真听完其病史介绍后,先为其进行了“安痛定”注射,待疼痛缓解时,又为其开了七剂中药。服完第一剂中药后,李先生的小便得以完全排出,感到寒战渐消,疼痛渐减。七剂药过后,症状基本消除,但尿路仍微感不适。为了达到彻底根治的效果,闫大夫又为患者开了两个疗程的药,每个疗程七剂。服完这两个疗程的药后,李先生尿路已无任何不适感,办理了出院手续。经出院半年后随访,再未复发。

李先生无疑是幸运的,而像李先生这样受益于闫小平大夫所创特殊诊疗模式的患者朋友还有很多,在这些人中既有泌尿系统疾病患者,也有内科、妇科、皮肤科疾病患者……他们在“中西同查 中药西用”诊疗模式下收获健康的同时,也见证了闫小平大夫为中医药现代化研究所作出的贡献。

永不满足 力拓新境

四十余年来,在医学道路上坚持不懈的探索和实践,使闫小平大夫在理论和实践上都硕果累累,先后在国家级、省级刊物上发表《冠心病因素知多少》《种玉煎新用治不孕》《新婚蜜月话尿感》《话食言》等多篇论文。

经其治疗后走向康复的患者更是数不胜数,其中有不少都是患病多年、久治不愈者。锦旗,感谢信对她来说早已不是新闻……

在这些成就和患者的褒奖面前,闫小平大夫并没有满足,更没有停滞不前。而是循着“中西同查 中药西用”特殊诊疗模式,对中医药现代化应用展开了新的探索。

“目前‘中西同查 中药西用’的诊疗模式虽然已经在治疗某些疾病方面显现出了一些优势,但在适应症上仍然有限。这种现状既与我个人临床经验的局限有关,也与国内科研领域目前对中药定性、定量的现代化研究还不够全面、深入有关。下一步我将在扩大该诊疗模式适应症范围上做些努力。”闫小平在介绍未来的探索方向时表示。

古语有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作为东西文明的两大结晶,中医和西医正如两块“璞玉”,它们注定只有经过对彼此深入的挖掘以及相互的“磨合”才能绽放出更加绚丽的光彩,为人类造福。而闫小平四十余年来对“中西同查 中药西用”特殊诊疗模式的探索和实践,正是这种挖掘和磨合的一部分。如今,闫小平在对“中西同查 中药西用”特殊诊疗模式的探索和实践取得初步成功后,又站在新的起点上,开始了对中医药现代化应用研究的进一步探索。有理由相信,在接下来的探索和实践中,闫小平大夫一定会在多种疾病的治疗方面创造出更加令患者满意的效果,为中医药应用的现代化研究做出新的贡献。

 

文章来源: 中国人物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