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智汇>> 字号:
崔永元自曝正筹备电影:一辈子就拍一部电影就好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6-12-29 06:59  责任编辑:阳光

近日,借着崔永元口述历史团队的口述历史系列图书《述林》的出版,崔永元在接受晚报记者专访时谈了这十年来他做口述历史的感受:“年轻人现在都不喜欢我了,都去喜欢‘小鲜肉’了,但我希望你们能喜欢我做的口述历史这件事。”

这些口述历史是“无价之宝”

崔永元一身黑红毛衣,灰色围巾,围巾上画满骷髅,这围巾是小香玉送他的。这位曾经的名嘴依旧清瘦,依旧三句不离自嘲:“我们家族有老年痴呆的基因,我父亲已经不认识我了,你们还不抓紧采访我,我都五十多了,有些事情还是要抓紧。”半晌,他又半认真地说,“我确实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语气中有些感伤。

“我们团队前十几年做的都是资料采集,现在出成书,这叫研究成果。”崔永元说。《述林》一书是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团队采集的非虚构纪实文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团队成员为了本书的写就,走访了二十一位中国抗日战争的亲历者及其家属,收录了他们的点滴回忆。这些世纪老人回忆年轻时代遭遇这场战争时迁徙漂泊、辗转求学、敌后杀敌、远征缅甸、文艺抗敌,用故事和细节勾画出一幅普通民众的抗日战争史。

书中所收录的这些讲述、手记,用故事和细节,为我们提供了触摸那场战争的另一种路径。个人的记忆,呈现的也是一个时代的真实。口述历史中心主任丁俊杰说道:做口述历史最出名的唐德刚集一生心血做了30多人,而至少在中国没有哪个团队在短短14年时间,做了5000人次,而这些人留下的资料非常珍贵,是“无价之宝,你开多少钱,你买不到,中国首富,加上企业这些钱,都买不走我们资料所具有的价值”。

做口述历史也给崔永元带来了精神困扰。“我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特别严重的时候,我就不能在报纸上看到谁去世了。当时我们花了很大功夫约到了吕正操的采访,特别难才约到,结果离采访只有15天了,老人家去世了,我当时特别难受。”崔永元的心理医生告诉他:你要多想想采访到了谁,别老想失去了谁。这句话崔永元在说完后,又跟自己小声喃喃自语了一遍,仿佛在提醒自己。

这些年下来花掉了几个亿

“我第一次知道口述历史是在日本,1999年,我看到一个屋子,一帮人在忙活,我想进去看,他们不让看,我就想,里边肯定有好东西。他们在编一个片子,跟九一八有关。”崔永元回忆,那时候才知道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口述历史,很触动,当时国内还没有,回到北京就兴奋地想做,“我跟当时央视的台长说,台里给我一个亿,做口述历史。台长说,我考虑一下。”崔永元半调侃地说,后来台长干脆地拒绝了他,“想什么呢你。”

后来崔永元得了抑郁症,2002年他在医院里接受心理医生的谈话,医生对他说:你出去还要工作,但以前那些事不能做了,得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儿。崔永元开始做电影节目,一次采访一个老爷子,叫王唯一,崔永元说,“他讲的东西很有意思,连赵丹怎么谈恋爱的都讲了,一连说了七个小时,还约我们第二天接着说,我当时就想,这不就是口述历史吗?”

崔永元告诉记者,每年两三千万的投入是必须的,尽管他说话有时爱开玩笑,但这些年下来,几个亿是花掉了,绝不夸张。“我首先要找钱,大家都怕我,看见我就知道我来要钱了。我朋友多,柳传志啊,冯仑啊,都是我的朋友,我就管他们要钱。”说到这,旁边响起一片笑声,“这些年,我算了算,我要了三个亿。有人问我你出了多少钱,我说我出了差不多一个亿,后来想了想我觉得不能这么说,他们要查我这一个亿是哪来的怎么办啊,我现在改口,我出了一百多万。”崔永元到底出了多少,他没算清楚,只是最难的时候把自己的房子都卖了。

崔永元有些感慨:“我们是中国做得最好的,这个不用谦虚,但同时也很悲哀,我们跟国际水平比不是最好的,我觉得是中等。那么在中国已经是最好了,说明我们在这方面落后,中国在什么方面落后呢?中国只要不挣钱的事情,就落后,特别奇怪,我们这个民族喜欢挣钱,喜欢挣快钱,做一个项目,只要能很快得到效益,不用动员,很多人争先恐后扑上去。”

自己弄个食品公司 专心种地卖农产品

崔永元开玩笑说:“我这个人还有点本事,卖书是把好手,我自己就可以把这个书卖三万册,一点问题都没有,编辑说三万册就是畅销书了,我个人都能帮你卖三万册。我现在弄一个食品公司,我有三万会员。”

11月,崔永元宣布进军零售业,开始卖农产品,对于做生意他找到了专业的团队,不过种地这件事他喜欢亲力亲为。“我最近老往返俄罗斯,视察我们的‘财富’,比较吓人,有四十万亩土地,有自己的远洋捕捞团队,有自己的水厂、油厂,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种的。”崔永元说,“刚刚开始做,我对没做过的事儿都特别有兴趣,我想看看农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乱糟糟的,我把它当作是我新的职业来体会,还是挺高兴的。”

经商的部分,崔永元找了专业的团队和会计师事务所代劳。“我长这么大,连两百块钱都算不清楚,我从来就没有钱和数字的概念,成本、投入、产出我都交给他们,我确定公司原则的第一位是不卖假货,第二位才是获取利润,如果第二位妨碍到了第一位,那我就不做了,我要求我合作的团队不能突破我的界限。”崔永元详细解释了商业的架构,然后兴致勃勃地说起除草剂和有机,“我现在种地,那叫一个情绪高涨。”

崔永元在微博上为好友黄西的脱口秀表演加油,称自己一定会到场看,而他本人面对记者的询问,却对娱乐节目与电视的老本行避之不及。“我这辈子一定不会再做了,已经离开了。”崔永元意外地斩钉截铁,“我觉得干其他的事儿乐趣比这个大得多,反正我是对这种(电视节目)的邀请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不过崔永元透露自己目前除了在筹备话剧,也在做一部电影,关于战争与历史,他想自己亲自导演,只是剧本改了好几稿还是不满意。“因为我没做过,还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弄,业内的电影人跟我说,永远不会有一个你特别满意的剧本,但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一辈子就拍一部电影就好了,所以不着急。”崔永元说。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