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物智汇 字号:
小众电影正在积极大众化 陈为军:不要羞于谈票房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6-12-19 07:31  责任编辑: 胡睿

  导演陈为军

  

贺岁档激战正酣,一年的电影味儿此时最浓。在2016年仅剩的二十几天里,将有近40部电影上映,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其中不乏《长城》、《罗曼蒂克消亡史》、《摆渡人》、《铁道飞虎》等数明星的商业大片,更有《塔洛》、《生门》、《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山里的春天》等多部素人出演的口碑佳作。

艺术性强、主题深刻、非营利性的艺术电影往往小众,但电影始终是商品,艺术电影势必走上与商业结合的路。可喜的是,随着口碑营销、名人站台、创新排片等方式的开展,越来越多小众电影不再是文艺青年的“自嗨”,开始拥抱商业,成为大众的“狂欢”。

1

陈为军:不要羞于谈票房

作品:《生门》 上映日期:12月16日

导演陈为军在普通中国观众中知名度不高,但对于欧美电影界人士来说,陈为军与张艺谋、陈凯歌等一样,是角逐奥斯卡小金人的热门中国导演。他曾以一部投资仅有几万元的纪录片《请投我一票》闯入2008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提名短名单。这个记录武汉市某小学某班班长竞选全过程的故事,被国外100多家电视台购买过版权。

12月16日,陈为军执导的最新纪录电影《生门》将在国内上映。影片镜头深入医院产房,采用多机位跟踪拍摄,耗时700多天,真实记录了4位孕妇诞下新生命的过程和孕妇背后无助的家庭。片中,产房内外的生死瞬间、分秒必争的紧张气氛,让观者动容,感叹母爱的伟大。

《生门》与张艺谋的《长城》同档竞争,陈为军很坦然:“能进电影院的都是商业片,我们虽然是纪实电影,但我们不羞于谈票房。观众的付出是对片子的肯定,电影票就是给良心电影投票。《生门》来源于生活,每个人都应该关注它,因为不关注自己的生活,就无法改变生活。”影片的剪辑师萧汝冠表示:“真实的人生往往比任何电影剧情更精彩,这才能真正体现电影的深度和厚度。《生门》呈现出这种源于真实生活的戏剧性,能够吸引观众走进影院。”

2

萧寒:观众接受就知足

作品:《我在故宫修文物》 上映日期:12月16日

与《生门》同日上映的另一部纪录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由萧寒执导,影片走进故宫深处,通过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近距离展示稀世珍宝的修复技术、文物修复师的日常生活与修身哲学。电影以修复师推开“两扇门”为开头,又以锁上“两扇门”结尾。萧寒表示:“生命和生活中没有那么多大起大落的冲突,所有真正的波澜起伏都蕴藏在平静的生活点滴和内心里,推开门又关上门,日复一日,真实的生活就是如此。”

《我在故宫修文物》最初是今年1月在CCTV-9播出的电视纪录片,重点记录了故宫里稀世珍奇文物的修复过程和修复者的生活故事。播出时反响平平,却在知名弹幕网站引发网友热议,豆瓣评分高达9.4分。电视纪录片的“意外”走红,引发了观众对工匠精神和人文气息的关注。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是在电视纪录片基础上,耗时近7个月,将100多个小时的素材重新剪辑成为89分钟的影片。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萧寒第一部接受市场检验的纪录电影,他的《喜马拉雅天梯》去年获1155万元票房,市场表现超出预期。对于新片的票房预期,萧寒表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关注度和传播度比《喜马拉雅天梯》要好很多,票房能达到什么程度并没有那么重要,“观众能够走进电影院,慢慢接受这样一种电影类型,习惯这样一种观影方式,我们就很知足了。”

3

万玛才旦:藏地电影刚起步

作品:《塔洛》 上映日期:12月9日

昨日,一部名叫《塔洛》的电影上映,影片改编自导演万玛才旦的同名短篇小说,讲述了一位孤独的牧羊人塔洛,有着超乎常人的记忆力,在去县城办理身份证的路途中邂逅了藏族女孩杨措。在种种暗示下,塔洛义无反顾地投奔向自己的爱情,然而两人迥异的价值观、虚无缥缈的感情基础,最终导致了塔洛旧日世界的坍塌。

虽然这是一部纯粹的西藏题材影片,但它舍弃了典型的“藏地符号”,用精致的黑白影像表述了一种共通的情感。导演万玛才旦表示:“塔洛的故事就是我们的故事,我希望没有族群之分,每个人都能从塔洛联系到自身,也希望这是一部超越地域性质的电影。”

《塔洛》是第一部登陆国内院线的藏语电影,曾荣获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等大奖,业内评价极高。万玛才旦的摄制团队大多是藏族人,《塔洛》的提前点映也是从导演的故乡开始,西北路演中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现象。藏地电影近年来佳作频出,松太加导演的《河》,张扬导演的《冈仁波齐》、《皮绳上的魂》等,逐渐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在万玛才旦看来,藏地电影才刚刚起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塔洛》的公映,确实让观众有了更多元的选择。

观察

小众电影 正在积极大众化

纪录电影、公益电影、少数民族电影等类型的电影,即通常所谓的小众电影,由于受众人数较少,常常面临影院不愿排片、观众想看看不到、口碑爆棚却票房惨淡的局面。这是小众电影的“悲哀”,也是电影市场的“扭曲”。

年初,《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的一跪,“跪”出8600多万元票房,让不少业内人士看到了小众电影的潜力;毕赣导演的《路边野餐》,其独特的42分钟长镜头广受好评,影院下线之后该片以付费点播模式登陆视频网站,此举延长了影片生命线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收益;王一淳的导演处女作《黑处有什么》则采取院线上映、线上准同步付费点播,影迷再也不用全城搜索排片,取得了很好的反响。

本月将映的几部口碑佳作也在积极展开点映宣传活动,电影《生门》出品方推出“先看后付款一百场点映”活动,以期吸引更多的普通观众。网友们对于小众电影的“大众化”持积极态度:“普通青年在电影院里看文艺片,看完就可以升级成文艺青年啦”“烂片横行的年代,口碑佳作就该得到更多的排片和关注”“没有大明星的电影,才会用最朴实无华的故事感动所有人”。(记者 王莉)

 

文章来源: 羊城晚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