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物智汇 字号:
李勇杰:17年打造功能神经外科“中国队”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6-11-21 07:51  责任编辑: 胡睿

外表儒雅、平和的李勇杰却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当精英们争先恐后出国时,他回国发展了。理由很简单:就想回国做点事。当大家热衷美国绿卡时,他淡然放弃了。理由同样很简单:不过是一张居住证。当很多医学大咖安心享乐时,他开始“办医”了。理由依然很简单:探索分级治疗。

1998年,在出国潮面前,他带着前沿技术回国,成为国内“细胞刀”第一人;他用17年时间打造了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功能神经外科“中国队”,让数以万计的脑病患者恢复生活和工作的能力;功成名就后,选择开始“办医”,探索分级治疗……

他就是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北京功能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李勇杰教授,他于近日获得第二届北京市华侨华人“京华奖”。

对于获奖,他直言“真的很意外”,不禁反问自己,国内外那么多优秀的人才,我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吗?"

被“细胞刀”震撼 找到事业方向

采访李勇杰,国内“细胞刀”第一人的称号是永远绕不过去的梗。

尽管他不愿再提,但十几年前的景象却无法抹去。

“哦,它停下来了,10年了。” 一位美国原发性震颤症女患者泪流满面。在通过“细胞刀”治疗后,几秒之内,患者右手剧烈的震颤消失了。

当时正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做博士后研究的李勇杰,被这种手术疗效深深地吸引了,那一刻的震撼是如此强烈而复杂,整个世界的喧嚣都好像静了下来,他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一定要掌握这项技术!”

看着“细胞刀”这一先进的医疗技术帮助国外众多患者解除了痛苦,恢复了健康,李勇杰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前途和得失,而是国内正被疾病折磨、忍受着无尽痛苦的患者。

像当初“走出去”一样,在美国生活优渥的李勇杰做出了让周围人觉得“异类”的选择——带着“细胞刀”技术回国。

1998年,作为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留学尖子人才”,李勇杰将世界前沿的医学理念、理论和技术带回祖国,来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功能神经外科领域的临床治疗和科研机构——北京功能神经外科研究所。很快,被称作“细胞刀”的微电极导向立体定向疗法风靡全国。而北京功能神经外科研究所也被美国帕金森病基金会授予“卓越成就临床中心”,成为当时亚洲唯一获此殊荣的临床机构。

尝试挑战才能获得快乐

当一个人在某一领域取得了成功,他往往会面临两种选择:一是享受成功所带来的一切,安于现状;二是不满足于当前的成功,继续寻找挑战,在进行新的尝试的同时也承担起更大的社会责任。李勇杰显然属于后者。

做一名有科学家气质的医生,带领一支技术过硬的团队,为医疗领域创建新技术、新理念和新模式,是李勇杰一直以来的追求。

1999年3月,功能神经外科研究所应用丘脑底核毁损技术治疗帕金森病获得成功,同年又开展脑深部电刺激技术即“脑起搏器”治疗术治疗帕金森疾病。1999年,首例全身性扭转痉挛的手术获得了成功;1999年,首例痉挛性斜颈、舞蹈症以及抽动秽语综合征等手术相继获得了成功。

李勇杰在创造性地把手术的治疗范围拓展到其他运动障碍性疾病之后,又开始了癫痫、椎间盘突出症和慢性疼痛的治疗,至今已拓展到30多种疾病。自2009年起,研究所的帕金森病“脑起搏器”治疗量达到全球第一,成为“脑深部电刺激全球最大治疗中心”。

从“细胞刀”到“脑起搏器”,从帕金森病、癫痫到微创椎间盘手术和慢性疼痛治疗,尝试挑战新的东西才能获得快乐。追求完美的李勇杰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科学家型的医生,不是简单的一个医生,而是要做研究搞创新,要有科学家的头脑,做出来的东西不是司空见惯的。

成为患者求医的“终点站”

面对为给家人看病而跑遍大江南北变得一贫如洗的家庭,李勇杰的心情是沉重的。几经考虑,李勇杰提出了“终点站”概念。“这是一个很高的目标,要不断跟踪和通晓国内外的前沿技术,要让自己的诊疗成为患者求医的‘终点站’。”

“解除病人的痛苦,是我最大的梦想。这个过程,我很快乐,也很享受。”但是一个7岁的脑瘫患儿却让李勇杰很纠结。“可以说我是看着这个孩子长大的。”李勇杰透露,十几年过去了,这个孩子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每年都会从安徽来趟医院,一是为说声感谢,二是问问是否有了最新的医疗进展。每次见到这个孩子,李勇杰心里总是酸酸的。“明明有办法可以治这类疾病,但就是因为药进不来,‘无米下炊’,所以患者就要遭罪。”说起患者,谦和的李勇杰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每天100微克的巴氯芬就可以减轻患者的极大痛苦,就是因为获利不大且审批繁琐,始终进不了国内市场。”

他恳请媒体帮助呼吁一下:看着他们受罪,我很心痛但却无能为力。

尽管十几年来,李勇杰和团队已从帕金森病的治疗入手,逐渐将技术运用于其他运动障碍病,拓展了癫痫、疼痛、脑瘫以及精神外科领域。累计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患者10余万人,还积极举办学习班培训了6000多名技术骨干,让功能神经外科在全国各大医院落地生根。但他始终放不下这个无法治疗的脑瘫患儿。

探索分级诊疗的新路

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不懈的努力与付出,最终成就了李勇杰。

作为北京市政协常委,李勇杰时常思索国家的医疗体制改革。“我们一直在说分级诊疗、双向转诊,解决大医院看病难的问题,病人却只增不减,这不是很奇怪吗?”愿望和现实的落差促使“爱琢磨”的李勇杰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为什么患者一定要来大医院?李勇杰给出的“处方”是“专家不沉下去,改变不了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雀的状态。大医院越建越大,结果是建多大都不够用。”

李勇杰又一次“不安分”起来,他希望创办一个“能够吸引专家”的基层医疗机构——西典门诊于2014年10月应运而生。作为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的医联体,西典门诊借社会资本办医之政策激励,取美欧之成熟技术和服务模式,让中国人不出国门,享受国际水准的医疗服务,同时又将其作为分级诊疗模式的试点。

在李勇杰的规划中,西典门诊还扮演着“平台”的角色。“北京市卫计委对多点执业的鼓励是极为正确的,是撬动将来医疗改革的着力点。”李勇杰表示,自己亲力亲为地建立西典门诊,为之配备一流的设备和最好的执业环境,就是想让医生们放心将其作为第二行医地点。

在西典门诊,没必要的药不开,没必要的检查不做,治疗同样病症的总费用由此得以控制在与公立医院相当甚至更低的程度,而病人们则享受到层流洁净和恒温的空气,以及一对一全程陪护的就医体验。“西典门诊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医保问题上的平等政策。”

“西典门诊只做微创局麻手术,急难重病人则转诊回宣武医院,分级诊疗就这样实现了。”

从学医、从医再到办医,在内敛的李勇杰身上,始终有一抹理想主义色彩。“我就想闯一条这样的路,在各界期盼医改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大背景下,做一点东西进行探索。”

西典门诊被李勇杰当作自己的一个“孩子”,这里承载着他好几重的情怀和理念。

文章来源: 科技日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